音响企业展示

线下演出复工继续亏损,上座率30%难盈利

近日,在暂别100多天后,重庆杂技艺术团发文称,将于5月22日起再次拉开大型驻场杂技秀《魔幻之都·极限快Show》演出的序幕,为广大市民奉献一场欢乐文化之旅。重庆国际马戏城作为重庆文旅融合发展新名片,它的复工为当地的线下演出注入了新的强心针。但是为严格落实剧院开演的防控要求,重庆杂技艺术团前期计划每周只演出3场,每场演出严控观众人数,只开放座位450个。

1.jpg

类似这样喜忧参半的消息在国内其他地方也有。例如,河北吴桥杂技大世界近日正式恢复开放,但开放时按照“限区域、限流量、限时期、限方式”的原则,每日接待游客量不超过日接待总量的30%;广州现场音乐场馆Mao Livehouse也在5月16日晚进行了第二场开箱演出,这也是该场表演乐队Hoo今年以来的首场演出,现场气氛迅速被点燃,200多位戴着口罩的观众跟着乐队的旋律欢呼躁动。

不仅是上述地区,上海、四川、江西等地的诸多演出虽然也允许了复工,但与国内的许多复工场所一样,上座率基本都划在30%这条红线上。

控制上座率不超过30%是政策上的明文规定,在5月11日下午,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紧急组织召开推进文化经营场所开放管理工作的电视电话会议。会议传达了几点核心意见——在当地党委、政府的领导下,根据属地化管理原则,有条件地允许营业性演出场所、互联网上网场所和文化娱乐场所开放工作;文旅经营单位需认真落实“限流、预约、错峰”要求,营业性演出场所不超过最大核载量的30%,观众间隔就坐,演职人员要保持一定距离;互联网上网场所和娱乐场所不超过最大核载量的50%,娱乐场所每个房间不超过核载量的50%。

虽然线下娱乐在政策上已经大为“松绑”,但是受制于客流量的限制,30%的上座率并不能扭转亏损,但不演出就坐吃山空,演出就得赔死,线下演出企业如今正陷入进退维谷局面。

上座率30%的政策红线,线下演出“开一场,亏一场”

与线上相比,娱乐行业的线下模式受上座率、客流量的影响十分明显。相较于网吧、KTV、酒吧、夜店、密室逃脱之类的娱乐场所,人流量本身的浮动性较大,50%的核载量也很难真正明确,而影院、线下演出等场所,观众承载量是确定的,核载量的上限也就是上座率的上限。

限制客流量,对于线下演出而言无疑是“演一场,亏一场”。据一些机构测算,在固定的成本压力下,线下演出的上座率一般要达到70%才能盈利,这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这与影院相比,线下演出的压力更大,因为就平常各场地的表现来看,影院50%的上座率相对宽松,根据艺恩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院线平均上座率为11%,再加上行业复工之初,强号召力的影片也不会轻易试水,因而影院50%的上座率基本能够满足当下的观影需求。

而相比之下,线下演出的困境就更加凸显,音乐剧、戏剧、话剧及演唱会、音乐会等都无法像影院那样,借助场次的灵活性、高频率来弥补上座率的不足,线下演出需要“演一场、赚一场”,才能维持基本的生存,而如今上座率只被允许30%,必然会让导致线下演出方的积极性大为下降。

要知道,线下演出30%的上座率,根本没有盈利的可能性。就先说前期的创作成本,以话剧为例,小到30-40万,大到几百万不等,而演唱会、音乐会等大型项目的成本更是在千万级别。再加上每场演出成本,包括场地租赁、演员出场费、幕后工作者劳务费、住宿、安保等费用都是必不可少的支出,其中仅场地租赁就是一笔不菲的支出,一个能够容纳上千人的营业性场馆,每场租金一般都在6000元到2万元不等。

正如前文所言,要想盈利,演出的上座率要达到70%才可能实现。但在防疫的关键期,上调政策红线机率并不大,如果线下演出要复工,要么像影院早前复工尝试的影片复映那样,演出复排的项目,压缩成本;要么是提高票价,扩大盈利空间。

但即便如此,无论是复排还是提价,内容的吸引力下降和观剧门槛抬高,都可能进一步影响到上座率,进而影响到票房,因而两种途径恐怕都不乐观。

现在许多演出公司也因此都在观望。“草莓音乐节”是知名音乐厂牌摩登天空打造的、国内极具影响力的音乐节品牌,每年吸引数万人次到现场观看。5月15日,主办方摩登天空音乐节副总指挥祝威回应媒体记者时称,现在做线下演出基本亏损收场,今年草莓音乐节是否举办仍在观望。

行业内有专业人士表示“文旅部的举措是‘派小个子队员先上场热身’,还不能算是全面复工。”文旅部的政策对于相声、脱口秀、小型音乐会等小规模演出利好,但演唱会等中大型演出的开展还不具备成熟条件。他表示,一般情况下,城市演出上座率达到60%以上才有盈利空间。

成本居高,演出企业进退维谷

如果“演一场,亏一场”,那无异于赔本赚吆喝,对于线下演出企业的积极性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假使线下演出无法真正盈利,复工也就无从推进,这种利害关系必然会继续向下传导,波及到夹在内容方与观众之间的场地服务商。

实际上,近几年来,随着线下演出行业的快速发展,不少公司都在尝试开始运作自己的产业链,包括内容服务、场地、策划运营等,以此拓展自身的盈利点,然而,在行业快速扩张形成的重资产模式下,疫情造成的冲击也远比想象中的更为严重。

此前,国内知名LiveHouse厂牌MAO的中南区总监刘磊曾表示:“仅广州一家门店,700平方米的场地、10多名全职员工,租金、人工等各项运营成本,一个月就高达20多万元。”

另外,从数据上看,伴随着行业产业链的周边延展,一些企业对场地租赁收入的依赖也日益加强。根据上海1862 剧场的官方数据,2019年,1862剧场在零补贴的情况下,实现全年营收超2800万,净利润则达到500万。其中,上演80台106场演出及公益活动,平均上座率超80%,但90%以上项目都是微盈利。剧场核心收入来自举办的47场商业品牌线下活动,即为商业方提供场地租赁服务。

如今,线下演出停摆之后,现金流来源被切断,每个从事线下演出的企业都在苦苦挣扎,场地服务商们重资产经营的弊端也更加暴露,离场亦是意料之中。

早在疫情最为严重的二月份,曾被誉为香港最佳Livehouse的TTN就宣布停业。TTN的演出策划部OC2S曾在脸书上陆续po出三篇万言书,分别从演出行业结构、运营模式和政策影响三方面,向外界倾吐自身及香港音乐演出产业是如何受到新冠疫情冲击。OC2S介绍,在香港,演出行业由艺人、艺人经纪、演出经纪方 、策划公司、场地、制作公司等构成,门票收入占到演出行业收入的77.4%,策划公司理论上能在演出产业链中得到最多利润,但相应地,也需背负更多风险。

而且相应的悲剧并没有随着疫情的得到控制而结束,在5月2日,广州一家老牌Live House“TU凸空间”因为长期无演出、无收入,无力支撑租金,在微博宣布:“确实撑不下去了。”线下门店甚至已经贴出了新的招租广告。

在此前,“TU凸空间”也曾尝试过多种场地租赁模式,提升演出场地闲置时间的变现效率,曾经的年会打包产品曾助推月营业额达到60万。显然,牵涉到演出场地的重资产运营模式之下,变现模式越来越灵活,但疫情下承担的风险也在加大。

然而不论是Live House,还是剧场,都还是中小型演出场所,大中型演出目前还未开放复工,一旦政策松口,大中型演出面临的亏损数额可能还将更大。若行业复工迟迟无法盈利,线下演出发展起来的产业链就可能将面临崩坏。

夏天尚未完全到来,补偿性消费不明确

娱乐产业本就不是刚需,危局之下沦为弃子的可能性也因而更大,在疫情期间,各地民众的财富收入与生活品质均有所下降,况且娱乐演出的热情在今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在线上有所释放,因此,即便复工,乐观预期的补偿性消费未必会到来。但对于同样是一个个面临着吃穿用度、房贷车贷、育儿养老的活生生的从业者们来说,这样的压力也变得更为严峻。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在业存续的演出相关企业有40.6万家,按此推算,行业从业者大约在千万级别。官方剧院或许还能依靠补贴度日,而民间企业的从业者们处境则更加艰难。

此前,山西戏剧网曾发布了一份《新冠疫情对山西戏剧工作者从业影响情况问卷调查》,数据显示,山西省民间职业剧团中,有78.5%的从业者收入降幅超过90%;甘肃定西市大众秦剧团也曾表示:“已欠发一个月工资。”

另外,据一些报道披露,许多演职人员在生存压力下不得不转行送外卖。国内著名拍摄基地横店作为演员相对集中的区域,许多人在疫情期间因无戏可拍被迫加入送外卖行列,据当地的饿了么物流站负责人表示表示,如今在横店送外卖的蓝骑士,基本都是从群演过来的。据悉,疫情以来,一个站点新注册的蓝骑士就超过两百人,其中群演占比超七成,月均新增人数已创造历史新高。

一位微博名为“@瓜鱼吐泡泡”的线下演出者也有同样的心声,他曾表示,同行业的从业者和自己的一些同事有的都已经转行,自己目前也是半失业的状态,开始找一些兼职度日。同样,福建某剧团团长也透露,部分演职人员已经开始做起了滴滴、外卖等行业的临时工。

可见,行业真正的困境更多还是在“看不见”之处,除了演员,线下演出的幕后从业者同样面临着巨大危机。今年4月,全球最大规模的演唱会推手Live Nation宣布,将提供1000万美金资助包括负责舞台搭建、灯光师、声控师等在内的从业者们,国内相关从业者面临的困境也可以想见。

生存压力之下,集体上“云”成了线下演出行业的一种自救方式,相声、话剧、脱口秀、音乐节、演唱会等纷纷走向各大直播平台。但目前来看,“云娱乐”也只是行业寻求生存空间的一种尝试,从业者需要适应、改变,观众需要培养,商业模式需要摸索,“云娱乐”很难在短时间内被催熟。

相比之下,线下演出产业链各环节都在不断完善,从幕后体系、创作体系、演员体系到场地、宣发、票务等都已链接成网,仍然是行业当下主要的营收途径。而线上线下“平行发展”还只是一个前进方向,推进线下复工才是迫在眉睫。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演出相关企业的注册量为10.7万家,一度达到峰值。也曾有业内人士预估,2020年将成为演出行业最繁荣热闹的一年。然而,不可抗力的出现,行业不得不陷入停摆。如今,复苏的消息传来,但执行上的艰难也只能转化为大多数从业者无奈的叹息。

至于疫情结束后,线下演出市场是否会迎来反弹?道略产业研究院院长毛修炳对此持保留意见,他认为现在谈报复性消费为时尚早,且人们对密闭空间仍有一定排斥。他建议商家适当降价或发放优惠券,重新培育市场,让更多人有信心走进演出场所。


文章来源自:镜像娱乐、时代周报、道略演艺

免责申明: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或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您(单位或个人)认为本平台某部分内容有侵权嫌疑,敬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